喜欢生子文有错吗

一个默默的生子区产粮机,图文都产,禁止无授权转载,不喜生子的请取关!

没办法让每张洋洋脸都长得一样,正好每张都感受一个全新的洋😂


大概是道长每天都能捧着薛洋的肚子跟里面宝宝说好久的话,洋洋都有点烦了……(这个可爱的动作有借鉴一张孕夫图)

孕洋真的是我的缪斯

这套图8张,从怀到生草稿已打好

大概一天左右能画个一张

(预感到会有人问几个月了……恩恩恩五个月吧……道长除祟还没回家,小薛买完菜摸摸自己孕肚感慨一下的场景……)

2020年1月-2月画的18张图存一下……

之后的3月想变一下风格……想摸索一种自己喜欢的风格……喜欢简单利落的黑线条,略平面的上色,比较动画的感觉,非常不想把太多时间花在磨精细画面上。

但是神情和动作、还有传达出来的故事一定要吸引到看图的人,超想要画出这样的图。
哦对,还想要放的开手画的更凰一点,现在总是迷之不敢画,要冲破一下心理障碍才行。

(😂妈的垃圾技术不高要求还挺高) ​​​

今天看泰版陈情令多出来的镜头我炸掉了!!!!!!😭这点薛洋静静的看着晓星尘修篮子,露出了一个难以形容的、满足的美好微笑,然后像马上想起来了自己是谁,突然变得好悲伤好悲伤……截下来了但是动态感人一万倍我不行了心脏受不了要去哭一哭……(这几秒演的绝好竟然剪了……剪了……可能是因为太……B站链接在评论自己看去)


真的截不出那个动态啊!我泪流满面😭


晓星尘醒来发现自己被鬼道邪术聚魂复活,眼睛也能看到了,满腹疑问一边夜猎一边寻找真相。结果在一次夜猎的时候居然看见双目已盲的薛洋,轻易的抓住了他,发现他灵力微弱。


“喂,晓星尘,欠你的都还给你了,怎么还死追着不放……”

失了灵力的薛洋怎么也挣不脱晓星尘。


“薛洋!你这个……”

看他这副样子,晓星尘早有的猜测全都确定了。


“求你别说了,知道不是什么好话,别一激动再抹次脖子,本大爷可捞不回你第二次了……”

薛洋叹了口气,耗费所有灵力十年才聚了他的魂,太不容易了。


(然后道长就把洋洋扛回家了!)


瑶瑶在金陵台被使唤了一天,夜深了才回到住处,想起今天好像是自己生辰……可是已经过了子时错过了,就倒了杯酒饮了,当过生辰。

27-28甜梦初醒 明华瞒孕

 27甜梦初醒

     (前情提要:武明华被立为贵君,得李宏佑盛宠。小破狗血文还有催更新的,那就更个肥的。)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自甜蜜的睡梦中悠悠醒转,武明华迷迷糊糊从龙榻上爬起来,李宏佑早起上朝去了,他揉揉睡眼打了个哈欠,舒展着一夜不得舒展的胳膊,捶着酸胀的腰背。


      李宏佑没有骗他,从那日之后,就许他日日宿在临皇的寝殿,除了上朝之外,几乎片刻不离的粘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  ……就是这种粘的程度,连武明华都有些不解起来。


      其实开始明华以为李宏佑多年来如此的疼爱自己,定是喜欢自己的,但是……也并没有奢求非常非常的……爱吧。


      可自从真做了贵君,有了肌肤之亲,李宏佑就如变了一个人,夜夜都要紧拥他在怀里而眠,武明华不忍拂他的意挣脱出来,被箍上一夜,往往早上浑身都是酸的。

      做贵君是很无聊的,有时明华闲来无事,执笔抄抄写写一些文章打发时间。李宏佑下朝回来便脱了外袍,冲进殿里急不可耐的从背后抱住他。也不管这一下笔一晃,弄花了多少张好端端抄了一半的文章……当然最后多半又都抱到榻上了。

      ……诸如此类的行为数不胜数,一国之君如长在明华身上一般,也是明华好脾气,次次由他去。


      武明华给这种感觉找了句话来形容:跟丢了几百年的心爱之物又失而复得似的粘,一刻也不愿放手。


      陛下真的爱我。

      武明华甜甜的想,后宫只有自己一人实在无聊,希望能早日怀上个宝宝,好热闹一些,也不至于这样无事可做……


      在宫侍的服侍下,武明华洗漱完毕,穿了件艳丽华贵的红色锦袍,好好的束起发,戴上与红色锦袍相配的镶嵌珠宝的发冠。

      今日他两位哥哥才从千里之外练兵归来,想是得了消息,昨日就通传了要来进宫看他,宏佑略一迟疑就应允了。

      所以武明华特意下功夫打扮得仔细精神了些,不是给两个哥哥看的,而是让哥哥们回将军府转述给父亲和爹爹的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他要让子佩爹爹知道自己在宫里过的很好,不用担心。也要让父亲武焕知道,他最不喜的,最看不起的一直压制的小儿子,如今已是独得圣宠的贵君。


     刚好整理完毕,殿门外“踏踏”的重甲步声由远及近,两位身高相貌差不太多的英挺年轻将领并排踏入,只是一位面色柔和些,是大哥武明泰,另一位面色凌厉些,是二哥武明昊。


      “大哥!二哥!”明华微笑迎上去,心中难掩激动。

      小时候两位兄长待他极好,只要武焕看不见,就偷摸摸教他骑马射箭,哄他开心。自离家来了宫中几年,武焕说这个儿子由他去不再多管,与将军府联系甚少,难得私下见到两位哥哥。


      大哥明昊扶住明华双臂,伸手摸摸他头顶,欣慰道:“明华,你长高了,变成大人了……陛下待你可好?”

      明华红了脸点点头,又看向二哥明昊,只见武明昊捏着拳头冷着脸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,将头偏到一边不言语。

      明泰用胳膊怼怼明昊,使着眼色,可明昊依旧不愿转过脸。


      明华不解道:“二哥,良久不见,明华是哪里惹你生气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明昊突然伸出一手抓住明华手腕,道:“跟我走,离开这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他练武之人出手力气颇大,武明华腕上一痛,往回拽道:“二哥!你做什么!我现在是陛下贵君,不能随意出宫!”


      明昊语气极差道:“你这小贵君做的可开心?身为将府之子,却在他人身下承欢……他比你大了多少岁,你可真心喜欢他?”

      明泰面色一变,道:“二弟慎言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  武明华没来由被二哥说了通,抽回手皱眉道:“我为何不开心,二哥是没看到陛下多宠爱我……再说了,我倒是想如哥哥们一般威风潇洒为将,父亲准了吗?他教过我一丝一毫吗?”


      武明昊听小弟语气里还带几分怨意,突然又软了下来,走近了武明华,扶住他肩膀柔声道:“好弟弟,我知父亲不对,现在父亲没有以前那样固执了,我也能独当一面了,你让陛下放你出来吧,二哥带你在军中,手把手教你习武、骑马、射箭、调兵遣将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这时武明泰也柔声相劝道:“是的,陛下这些年待你这样好,弟弟若愿意,他一定会循你的意的。”


      武明华总算听出来了,他两位哥哥在外练兵几月,连盔甲都来不及换下赶到宫里,就是为了这样劝他的。

      走远了几步敛了神色道:“不知二位哥哥为何突然这样言语,明华只知道……陛下他待我真的好,明华也是真的爱陛下……习武、骑马、射箭那些东西,只是小时候羡慕哥哥们,可现在我已是贵君,……陛下还说,不日还要立我为君后呢,我什么都有了,也就不再喜欢那些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立你为君后……?”武明昊听他这样说,长眉拧到一起,怒意升腾,又欲上前训说些什么,却被明泰拨到一边,摇摇头使了个眼色。


      武明泰走至小弟身边,平稳道:“小弟,别跟你二哥置气,他那脾气自带了军以来越来越暴躁……哥哥们只是想让你知道,我们将府之子,不管身处何地,要有自己的骄傲。君王恩宠虽盛,但也易变,小弟是聪慧之人,哥哥不愿他日见小弟……不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武明华这才委委屈屈抬眼道:“大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武明昊也走上前,低声道:“对不起,明华,刚才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明华摇摇头,微笑道:“不怪二哥,哥哥们还是像小时候一样,不管怎么样,都这样护着明华。……明华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虽开头有所不快,但兄弟三人终究总算解了结,坐下谈笑,明华说一些最近的趣事,明泰明昊讲一些军中小事,气氛融洽起来……


      ……


28明华瞒孕


      御花园,武明华坐在石桌边持着卷书,一手支着下巴细细读着,时不时打着几个哈欠。身旁立着几个百无聊赖的宫侍,因武贵君对侍从一向随和宽松,竟蹲着逗弄起花上的蝴蝶来。


      最近朝中公务繁忙,因李宏佑身体状况大好,紧抓了几项要事,陪武明华的时间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一是南滇几个部落又蠢蠢欲动,轮番骚扰大临边境村落,不可轻视。

      二是朝中退了一批老官,今年科举扩了人数,要选些年轻贤臣,比往年繁琐些。

      三是北狄大汗对边境互市的条约总是不满意,频频要求谈判。


      武明华一边看着书,一边还在想着近日这些听来的事,颇感兴趣,可是此时的他并不知道,这三桩事,件件都对他造成了影响。


      一阵微风袭来,浓厚的花香送到迷迷糊糊的武明华鼻前,他本是闻惯了的,此时却胃里一股反意涌上来卡在喉间,扶住胸口心砰砰直跳,七分睡意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还未想什么,又一阵风送来香味,明华已是忍不住的张口欲呕。

      好不容易平复下来,举袖遮住口鼻,武明华看那几名宫侍玩的开心,并未发现这边的异常,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“回殿!”武明华慢慢站起身,真的闻不下去这花香了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寝殿内。

      “传御医院的常老御医……不,传小常御医来,多日不见他了。”武明华若有所思道。


      宫侍去请了不一会儿,一个小御医提着药箱进殿来了,虽着御医的官服,可实在年轻,跟明华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  “哟!武贵君怎么想起我了,我这三脚猫的医术哪敢给贵君号脉,若是号了个喜脉出来……”那小常御医一进门便没有尊卑礼节,得得得个不停。


      “常怀恩!”武明华面上通红,揪住那小常御医的领子让他闭嘴。

      这小常御医,是御医院院首常老御医的孙子,在皇家书院同读时与武明华再熟不过的,这两年也才入了御医院,只是经验甚浅,很少被传进后宫。


      “不会是真的吧!那怎么不叫我爷爷来……”常怀恩看着被自己取笑一脸愠怒的武明华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而红着脸的武明华这才松开他领子,伸出手露出一截手腕,静等他号脉确认。


      常怀恩皱着眉头将明华的脉摸来摸去半天,终于抬头及其认真道:

      “虽然我小常御医的医术见不得人,比我爷爷和父亲爹爹都差了十万八千里,但是这个脉我还是敢用脑袋保证,武贵君,你怀了。”


      说完便丢了武明华手腕,及其夸张的匍匐下来准备行个恭贺大礼:“恭——”

      武明华眼疾手快的出手捂住他的嘴,另一手做了个嘘的动作。


      “能看出来多久了吗?”武明华低头轻轻摸了摸平坦的小腹,有一些兴奋,有一些初次有孕的害怕。

      “看不准,大概两三个月……两个多月的样子。明华,为何遮遮掩掩,陛下知道了会高兴的不得的。”常怀恩一为明华高兴,见四下无人,直接呼名字了。


      “不想被那些老御医弄的一惊一乍的,我会亲自跟陛下说这件事,怀恩,请你千万不要传出去我有孕的事,任何人,特别是你爷爷他们。”武明华仔细的叮嘱着。

      常怀恩最重义气,又是这样的喜事,知道他要给陛下个惊喜,连连拍胸脯保证不会告诉他人。


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常怀恩走后,得了确认,武明华坐在椅子上,半天不敢动一下,就怕动作大一点点肚子里还没多大点的宝宝会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心里反反复复想着宏佑回来要怎么给他这个惊喜。


      不过没过一会儿,李宏佑便大步迈进来,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武明华坐着的椅子边,半跪下搂住他上半身,疲惫的把头埋在明华怀里。

      “可算弄完了那一堆奏折……”李宏佑往武明华怀里拱拱,害的明华心里一惊,把他脑袋推推。


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明华有好事要告诉你。”武明华微笑欲现在就告诉李宏佑。


      “好巧,孤也有件好事要告诉明华,保证你一定会喜欢。”不等武明华说完,李宏佑先道。


      “……哦?什么好事?”武明华不信他的好事会比自己的更好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  李宏佑站起身,将手中一卷任书递给武明华,得意道:“知道小明华做了贵君之后,在宫中无事可做,很是无聊,这有件好差事,很是有趣也适合你。”


      武明华听他这样说,好奇极了,打开那卷任书,没想到竟是任他为本年科举京试主监考官的任书,不禁捂住了嘴,激动的双目闪闪发光。


      李宏佑看他高兴,接着道:“近日众臣为选京试主监考官之事争论了半天,这两年德高望重的老臣去了不少,几个派系又生恐他人监考徇私舞弊,吵翻了天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时孤突然想到了你,就说,武贵君出身将军府,又在后宫,与科举毫无利害关系,且在书院是翘楚,后修订藏书数年,虽年纪尚轻,可是当监考官也无不妥。”


      武明华听的有意思,笑出了声,问:“那然后呢?大臣们怎么同意了?”


      李宏佑笑道:“后来那群大臣一想你父亲平日里不卑不亢谁也不结交的样子,让你做主监考官,怎么也比对家的人监考好,竟都应了,便定下来了……恩?明华你刚才有什么好事要与我说?”


      李宏佑突然停下来,望着武明华,等着他的“好事”。


     武明华收了那任书,还高兴着,小心站起身走到李宏佑面前,圈住他腰笑意盈盈开口道:

      “陛下,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正欲说出自己已有身孕的事,却突然灵光一闪,想:

      糟了,刚接了主监考的任书,就让陛下知道自己有了身孕,怕是会马上撤回去,让自己静养……可是……这样难得的机会可以做做事,错过了怕是以后难有。

      说来京试的主监考,也不过就在不远的考场巡视一下,公平不徇私舞弊即可,也不是多累的职位……只要过了京试的这段时日再说……

      看李宏佑还望着自己等着听那件好事,武明华突然顿了顿,接着道:

      “今日御花园那株引蝶兰旁边又生了一株小的,园丁说,这是极罕见的,是吉兆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突然画了个甜甜的追仪竹马小两口……这个场景大概是这个合集里追仪生子那篇文,景仪怀上了宝宝,思追带着景仪离开云深不知处游历的时候。

还是忍不住摸了张情人节曦瑶,瑶瑶爽吗